热门图集

江沿苗:栀子花开

因为疫情,在家隔离,现在解封了,但在家呆久了,总是有一丝郁闷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信步走出家门,刚到楼下,一股淡淡的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我知道是栀子花开了,抬眼望去,只见对面一楼住户的院子里,一棵一米多高的栀子花树兀自开放,我走近去,看那白色的花朵上还带着晶莹的露珠,更显娴静、清雅可人,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便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中。记得那年,我才八岁,妈妈是我们小学的老师

袁先华:四月的况味

今年的四月和往年不同,淸明节期间,祭奠逝去的亲人,主要在网上进行。因为这段时间,全国各地新冠肺炎(奥密克戎病毒)肆虐,这个恶魔本来已经消失了,不料又反弹回来。安徽有疫情,六安也有疫情,虽然舒城没有发现疫情感染者,防控也严密,劝诫外来人员非必要尽量不返舒。若有特殊情况返舒,须提前三天报备,返回时进行核酸监测,居家隔离观察。如有异常情况,立即入院治疗,毫不懈怠。在这期间,六安市分别有封控区、管控区、防

褚福海:理 发

常规情形下,肚子饿了要进食,头发长了需修剪。尽管“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然,依循现代人的审美,发,应定期理。可凡事皆具辩证性。有正常,则会出现非常态。壬寅之春,便如斯。因了年前未理发,故刚送别元宵,我便钻进理发店,修了个头。或是头型、面相等关系,我的头发不宜剪得太短,故长期保持偏长的姿态。自幼迄今,我每月都理发,雷打而不动,且始终恒守那种情状,几十年未改弦更张,纵使“文革”期间,也每隔一月剃回头。

黄来欢:结缘同步,愿与同行

结缘“同步”,始于今年一月份,源于一次偶然机会,看到同事在公众号刊发的一篇文章,于是乎默默关注了它。打开平台,有一行征稿文字特别吸引我眼球:“《同步悦读》微信公众服务平台,是一个面向全国发布的新时代微媒体,旨在倡导全民阅读,打造书香中国,让阅读无处不在,让悦读丰富人生……”平常喜欢阅读写作并自娱自乐的我,突然萌发跃跃欲试的冲动,产生强烈的投稿念想。第一次投稿,选了一篇课堂听课实录,取题为《让课堂“

何光建:父亲“长矮”

身高突然间减少了近二十厘米,有谁能不动容,又有谁能不感叹和伤悲的呢?许多人到了一定年龄,身高慢慢由高向低逆生长,这是蜗牛爬行的过程,往往不易察觉。父亲却是极为异样,“长矮”的过程,仿佛就浓缩在那几个瞬间,相关的几个片断影像,间歇地晃荡在脑海,不断被激活、还原。-01-十五年前的一个春节,我们一家三口,从一千五百多公里远的外乡回老家过年。买好火车票后,打电话将行程告诉了母亲。父亲耳朵不好

富平九眼莲 文/张军良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禅定无烦恼,心如莲花开。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雨润荷花万般红,雨落荷叶千般绿。这世间有一种相逢,叫一见倾心;有一种懂得,叫流水知音。有一种了解,叫知己知彼;有一种默契,叫心有灵犀。有一种微笑,叫于无声处;有一种眷恋,叫一往情深。我愿为莲,在暮风中轻轻摇曳,尘世的喧嚣对我而言只是过眼云烟。我愿为莲,用一生的时间守着一池清水;风也罢,雨也罢,只求无尘无染,无恨无怨

朱纯贵:​万佛湖走笔

据讲佛甚爱高山谁知佛更爱波光潋滟若不信您来舒城万佛湖看看准让您收获一兜诗意盈然佛携春色睁开睡眼山便赶来湖中洗澡倒卷诗簾诗便多情的笑了笑出满目青山山丹丹忙跳上山头值岗护卫着绿雨缠绵布谷声声唤出《酒醉的蝴蝶》王琪赶来要再写新歌不再是《可可托海牧羊人》也不是《站着等她三千年》而是《万爱千恩》之续曲万佛湖哟您是俺《外婆的彭湖湾》您洗出了舒城这座美丽的城市让疫

尹燕青:向梦想出发

自小好中文,遂生文学情。怎奈年少上山下乡,人生曲折坎坷, 梦想似乎遥不可及。所幸始终认准一条自学路,锲而不舍,以变应变,退休之后方才小有收获。回首几十年的文学追梦之旅,酸甜苦辣咸尽在其中,品起来别有一番韵味。寻梦之惘我朦胧的文学意识,始于50多年前。作为新疆石河子中学六八届初中生,我接受了今生仅有的一年课堂教育。各门课程里,我对语文的偏爱明显:听课理解快,作文不觉难,有时还能在黑板报上鼓捣几句小诗

红玫:手 镯

琴从来不戴首饰,她喜欢清汤挂面,无拘无束。拿到毕业文凭后,琴从一座城市游走到另一座城市,靠打零工谋生。她喜欢不确定的明天,喜欢不期而遇的人和事,喜欢意外的感动和惊喜。纷至沓来的新鲜感总是能让她忘掉过去,不去想自己从哪里来。刚毕业时琴有固定的男朋友,换过几个之后,她便歇下了依靠男人的心。白天,琴在画廊或绘画室兼职;晚上,她在逼窄的出租屋里码文字赚生活费。琴的文字激烈,挣扎,有时辛辣呛人,有时又柔情似

程园园:流白水

前些日,小姨打来电话,问我去不去流白水,还没等我回复,在一旁的儿子对着电话筒抢着说:“去,去,去……”可能学习太累了,又或许太久没出门,正好找个机会出去透透新鲜空气吧。流白水,这几年貌似特别火,每年春天的时候,总能在朋友圈频频见这个地方的胜景,有撑伞的少女倚着瀑边的岩石留下的倩影,也有三五成群的闺蜜好友在此地一起的合影。表妹驱车,我们都还是第一次去,因此车内开了导航,奇葩的是跟着导航我们都快到黄山